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变装性爱Party后的我

        自从上次被老头带到变装性爱Party去之后,我的性欲大增,已经变的无法满足了。
  老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再加上他的身体不如从前了,我们已经无法每天晚上都做爱了,其实他再养着我也是没有什么用的了,然而我的欲望有增无减,多少次我穿好了性感淫荡的丝袜和高跟鞋,盼回来的却是他疲惫的身体和木然的表情,每到这样的夜晚,如果你能透过窗帘看到的话,就会发现一个性感骚浪的身体,在一张孤独的床上来回辗转反侧,丝袜和高跟鞋表明了穿着者内心强烈的渴望,然而她只能用自己的手和冷冰冰的人工器具,在床上可怜的满足着自己欲望的纠缠。
 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半年光景,终于有一天,他对我摊牌了,他说不打算再养我了,想让我再找一个人就伴。
  我很矛盾,我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每次缠绵,可我又盼望着新生,过去的他看到我穿丝袜高跟鞋就会不顾一切的进入我的身体,那时侯的他多么勇猛,可是现在,经常是我刚刚让他进入我的身体,我正在用我的菊花穴开始猛吸他的肉棒,我快乐的呻吟还没发出几声,他就已经射在我的体内了,确实他已经渐渐的满足不了我了,老头也看出了我的顾虑,他确实希望我得到快乐,他不想剥夺我继续追求快乐的权利,确实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男人很多,可是没有几个能够保持长期关系的,就这样,这事就被拖下来了,我们的关系已经名不副实了。
  一个月后的一天,老头打电话回家,说让我准备一下,他有个朋友想见我,说实话我很感激他,没想到他还能帮我找性伴侣,他特别交代了一句,让我别穿的太显成熟,于是我开始打扮起来,先将身体洗静,然后换上粉红色的内衣,下体不穿内裤,直接穿上一双带点珠光的淡白色的透明连裤袜,外面套上一条半透明的白色纱裙,脚穿一双坡跟凉鞋,穿好照镜子,好一个花季少女的样子,我不知道老头的目的何在,心里觉得穿成这样去做爱实在不合适。
  傍晚,老头的司机兼保镖回家里来接我了,看到我穿成这样,这个家伙,估计也是知道我和老头的关系不会长了,竟然从后面伸手进我的裙子,抠弄我的后庭,弄的我一阵阵骚浪。
  我却还要装的很忠贞的对他说:“别这样,不要,这样对不起他的。”
  他认为自讨没趣就罢手了,开车一路狂奔来到了一处大学的教师宿舍楼前,这个楼很不错,是只有2层的小别墅一样,似乎是很高等级的教授才能住的地方,我心里一阵惊讶,难道为人师表的老师也会想要我吗?谁知道,这只是当晚让我吃惊的第一件事,之后发生的一切则可以用震撼来形容了。
  老头已经等在那里了,带着我上楼了,对我说:“这是个老教授的家,以前是和他女儿一起住的,现在女儿搬出去了,想找个伴。”说着来到了客厅。
  见到了这位老教授,说实在的,人长的实在不算精神,老头把我介绍给他,他自我介绍说姓肖,教了几十年书了。
  老头和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就说:“你们聊吧,我们到外面去等。”
  教授马上说:“不用,我和他上楼去聊吧。”说着就拉住了我的手。
  不知道怎么的,此时的我竟然有些胆怯,我随着教授一步步上楼,看着老头在楼下望着我,似乎也有点不舍,教授领着我参观了2楼,有很多间卧房,我根本无心听,因为他已经从拉我的手改为搂着我的腰了。
  忽然教授把我拉过来,将我抱在怀里,这一抱还真有劲儿,我马上觉得很满意,接着他抚摩我的脸说:“怎么样呀,还喜欢这里吗?你的事我都听说了,我可喜欢你了,你穿的很漂亮,我很喜欢你的丝袜,很好看。”
  我当时猜想,原来这个老教授喜欢小女生,估计是惦记自己的女学生不敢下手,才找我来做替身吧?那我就顺着他吧,看看他会怎么样?
  我立刻装的很娇羞的样子说:“您喜欢我吗?人家好害羞的。”
  老教授听了乐得骨头都酥了,马上开始深深的吻我,这一吻好刺激,我一下子就晕了,朦胧的觉着他得手在摸我的屁股。
  我马上说:“老师,不要呀,人家不好意思了。”
  老教授马上从后抱住我说:“不要叫我老师,宝贝,我喜欢你,我要你。”
  他从后面掀起我的裙子,开始抚摩我穿着丝袜的大腿,另一只手揉搓我的乳头,同时还亲吻着我的脖子,我被他的攻势搞的兴奋异常,但是初次见面,我还不敢太放荡,只好配合着扭动身体,向后抬起一条美腿,让他尽情的抚摩我的丝袜。
  这时他突然说:“宝贝,别装了,我都听说了,说你在床上浪的很。”说着用他的大手隔着丝袜抚摩我的鸡吧。
  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,开始娇羞而淫荡的叫出声来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人家……人家要嘛……”
  老教授说着做了一件我没有想到的事,以前老头也没有为我做过,他一用力将我的腰向前弯,让我把屁股翘的很高,紧接MG电子游戏→空手道猪,点击进入着我就觉得,我的屁股被他隔着裤袜向两边分开,我的后庭已经露出来了,然后他立刻蹲下了,紧接着我觉得自己的后庭一股热热的呼气吹来,我这才明白,他将嘴对准了我的后庭小穴,天哪,他要干什么,我还没来得及想,他那滚烫的舌头已经隔着薄薄的透明丝袜开始舔弄我的小穴了,简直太舒服了,我从没体验过这种感觉,我只觉得双腿发麻,后庭越来越痒,越来越舒服,他的舌头好灵活,好有劲,在我小穴周围画圈然后向前插入一小部分,如此往复,在加上丝袜的摩擦质感,我的屁眼好痒。
  我终于忍不住的大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天哪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老师……我要受不了了……你真棒……人家要你插入呀……老师……老师……快来……”
  谁知这时候老头突然停止了舔弄,不高兴的说道:“说了不要叫我老师,不要叫我老师。”
  我惊呆了,没想到他会这样的反应激烈,我到底做错什么了,他让我穿的很清纯,很淑女的样子,却不让我叫他老师,难道他性幻想的对象不是自己的学生吗?
  老教授此时沉静了下来,对我说:“你很好,不是你的错,这样吧,既然你要和我做伴了,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秘密吧……”说着拉起我的手,来到了自己房间,他让我坐到电脑前面,打开电脑里的一个文件夹,对我说:“你慢慢看吧,看完了叫我。”说着关上门离开了。
  我打开电脑文件夹,里面都是一些图片和视频文件,我打开一张张图片,都是一些女孩子穿着丝袜的腿部或脚部的特写,我一张张的翻看着,照片里始终没有露脸,可以看出女孩子的丝袜穿的很好看,质量很好,突然间看到一张带女孩面部的照片,咦,这个女孩有点面熟,好象刚才见过,我快速的回想着。
  “没错,刚在楼下看到过,老教授和他女儿的合影,没错,是他的女儿。”
  我的心里一阵惊讶,老教授这是?好奇心促使我看了下去,越来越多老教授女儿的照片,全都穿着丝袜,有些还有和老教授的合影,最后是个视频文件,我打开了,画面上的内容令我震惊,老教授的女儿侧卧在床上,看上去是睡着了,摄象机架在旁边的高处,忽然看到老教授进入画面了,老教授小心翼翼的将脸贴近女儿的丝袜美腿,仔细的观察着,并同时将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手淫,他的女儿熟睡着,不知道这一切,老教授接着拿出一双丝袜,解开自己的裤子,将丝袜套在阴茎上,对着女儿的丝袜美腿,开始站着手淫。
  老教授脸部表情很是兴奋的样子,同时还能听到他情不自禁的小声叫着:“女儿……女儿……”
  突然他的女儿竟然醒了,好象是喝多的了样子,挣扎着要坐起来,老教授吓的赶紧提起裤子,将阴茎上的丝袜脱下来,但还是被女儿看到了。
  只听女儿大喊道:“爸,你在干什么呀?”
  老教授惊慌的解释说:“没……没……我没干什么……”
  老教授的女儿赶紧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,带着哭腔的说:“爸,你怎么了,你……你别过来。”
  老教授手里还拿着那双丝袜,另一只手还在整理自己的裤子。
  女儿吓的够戗道:“爸,你干什么呀?你拿着我的丝袜在干什么?”
  老教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你别害怕,爸只是喜欢……喜欢丝袜。”
  女儿疯狂的哭喊道:“难怪你老要我穿丝袜,你出去,你变态,你出去。”
  女儿说着把枕头扔向老教授,另一个枕头仍向摄象机,摄象机倒了,但是仍然在拍,从倾斜的画面里,看到他的女儿疯了似的脱掉自己的腿上的丝袜,扔到老教授脸上,又把衣柜里的一堆堆丝袜扔出来,一边扔一边喊着:“我说你怎么老给我买丝袜呢?我早该想到了,妈就老穿丝袜,妈没了,你就惦记上我了,你出去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。”
  视频文件到此就中断了,我久久的盯着屏幕,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我刚刚才看到了一场真实的乱伦事件,可是我看的过程中,竟然整个下体不断的瘙痒,阴茎不断的颤抖着挺立着,不得不说,当我看到老教授用丝袜对着自己女儿手淫的时候,我很期待躺在那里被侵犯的是我自己,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叫他老师了,我也明白他希望我叫他什么了,看来这也是他女儿结婚离开家的原因了,我关掉电脑,心里无法平静,我想要,我一回头,看到床上竟然整齐的叠放着一身衣服,我拿起来看,是一身校服女装,很青春的打扮,但是裙子很短,边上放着一双高跟凉鞋,鞋子下面是白色的透明情趣内衣,果然没有内裤,但是有吊袜带,吊袜带下面压着一双很透明的肉色带后竖线的长统丝袜,我明白了老教授的心意,我赶快换上这套衣服,对着镜子一照,真是吸引人,清纯的女装下面,是掩饰不住的风骚,短短的裙摆几乎遮不住吊带丝袜的边缘,这分明发出的信息就是“和我做爱吧”,老教授肯定很期盼自己的女儿能穿上它,现在由我来满足他的幻想吧。
  我来到门外,看到有一间门虚掩着,想必老教授在里面,我小心翼翼的过去,透过门缝,看到散落了满地的丝袜和内衣,原来这就是他女儿的房间,我推门进去,看到老教授正瘫坐在床边苦恼着,老教授看到我穿着他梦想的骚衣服,眼睛顿时一亮。
  我故意的做出娇滴滴的姿态,用手遮着几乎从裙底露出来的阴茎问道:“爸爸,你喜欢人家这样穿吗?”
  老教授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  我继续说:“爸爸喜欢我穿丝袜吧,要不为什么老给人家买丝袜呢?爸爸,喜欢的话,就抱抱人家好吗?”
  老教授激动的脱掉外衣,原来他里面也穿着丝袜,他的大阴茎挺立着,看的我心花怒放。
  老教授走过来,一把抱住我道:“好女儿,让爸爸亲亲。”说着就开始狂吻我。
  我被亲的天旋地转,不自觉的抚摩着他的阴茎,还问道:“爸爸穿的是我的丝袜吗?”
  老教授说:“是你的丝袜,爸爸喜欢穿你的丝袜,喜欢给你买丝袜。”
  我回答道:“爸爸老买给人家买丝袜,人家都不好意思了,爸爸是为了什么呀?”
  老教授激动的将我放倒在床上,大声叫道:“爸爸给你买丝袜,就是为了想让你穿上丝袜,让爸爸操你,骚女儿。”
  我也激动的掀起裙子,将屁眼对准他的大阴茎说:“爸爸,操人家嘛,快来嘛,人家穿丝袜就是为了给你看的。”
  老教授一听我这样骚浪的喊着,不顾一切的猛里插入我的屁眼,好舒服,他的阴茎粗而硬,关键是那热热的感觉,是自慰器具所无法比拟的,我的小穴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得到了滋润。
  我快乐的呻吟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爸爸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满足……爸爸是不是想操我很久了?”
  老教授说:“是,骚女儿,爸爸从你小学时候就想操你了,记得你小学时第一次穿中统丝袜,爸爸就知道你很骚,你早晚都是爸爸的。”
  我说:“爸爸,你真厉害,你怎么知道人家喜欢穿丝袜的,人家穿了这么多年,终于勾引到爸爸了,爸爸,操我,使劲。”
  老教授说着从床上拿起他女儿的丝袜,将我翻过身来,用丝袜将我得手棒在床边上,这样的感觉真好,我面对着他,手被绑起来,穿丝袜的美腿被他高高的架在肩膀上,他的大鸡吧快速的在我屁眼里抽插,我只觉得阵阵高潮袭来,我的阴茎也不断的颤抖着,象是要被操射了,老教授也在不断的加力,我马上用力夹紧屁眼,感受着阴茎的起伏粗暴的摩擦着我的肛肉。
  老教授操的都红了眼了,不断的叫道:“女儿……骚女儿……”
  我也叫道: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用力……人家快来了……”
  突然,我的腹部一阵热流涌出,紧接着屁眼里一股爱液流淌,却被老教授的滚烫精液顶了回来,老教授一声大叫,全部射在我的屁眼里了,我也抓住这最后的机会,用尽全力夹住他的阴茎,用力往下顶屁股,使阴茎碰到我的G点,就在我和老教授都全身绷紧的时候,我的阴茎里射出了我的爱液,射的很高,真舒服,老教授瘫软在我的身上,阴茎却还在我的屁眼里,我享受着这高潮之后的欢娱。
  老教授温柔的亲吻我的脸夹和乳头,问我道:“爽不爽呀,女儿。”
  我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说:“讨厌啦,爸爸,弄的人家都那样了,还问人家。”
  老教授马上动了一下阴茎,我的屁眼下意识的收紧了一下,又带来了一些快感。
  老教授逼问道:“舒服不舒服?”
  我说:“啊,人家,人家舒服死了。”
  老教授说:“那就再舒服一次吧。”说着又开始快速的抽动阴茎。
  天哪,才这么快,他又能做爱了吗?
  我马上说:“爸爸,那人家换双丝袜,再让你搞人家吧?”
  我起身去换丝袜,脸上却泛起了一阵阵娇羞的红润,守着个这么棒的爸爸,人家的好日子又来了。

上一篇: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天 下一篇:【‘90’后的女孩为工作献身】

石榴裙下

找AV导航 蓝导航 绿色小导航 柠檬导航 蓝色导航 福利网址发布站 福利所 豆福利导航 打飞机导航 五姑娘导航 天天AV导航 绿帽子导航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广告合作: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